芷新資訊

銀子與子彈,毒梟與汽油:讓國家爆炸的「墨西哥盜油者」

Margot Neal

銀子與子彈,毒梟與汽油:讓國家爆炸的「墨西哥盜油者」

「我們看見了地獄,我們看見了地獄…。」 圖/墨西哥國防部

影/中捷「有力人士」是誰?藍委指賴清德散播假消息

我們看見了巨大的火球,7米高吧…我們看見了地獄。

主张开放陆生来台就业遭绿狂抹红 侯友宜强调:本来就有陆生三法

2019年1月18日下午,墨西哥中部的伊達戈州、貧窮的農業小鎮特拉威利潘(Tlahuelilpan)突然掀起了一波騷動。17歲的高中生何塞(José Guadalupe)興致勃勃地看着鄰居們來回奔走,「村外有免費的汽油,快點!快點!」抱着水桶、臉盆的鄰人,滿臉笑容地向何塞與他的奶奶卡門(Carmen García Reye)喊道。

自新年以來,由於國家的「掃黑政策」,村子裡的加油站已好一陣子沒有補給,各家農戶的汽車、工具機、農具油箱早已見了底。因此這天下午,村外空地的輸油管破裂,也就成了村人們殷切期盼的「及時雨」。7、800名村民於是提着鍋碗瓢盆,興沖沖地到漏油現場,希望多撈個幾桶油,加減補貼點今年的農荒損失——沒想到幾小時後,災難降臨,沒來由的火星引爆了漏油現場…「轟」一聲,小鎮即成人間煉獄。

7、800名村民於是提着鍋碗瓢盆,興沖沖地到漏油現場,希望多撈個幾桶油,加減補貼點今年的農荒損失——沒想到幾小時後,災難降臨。 圖/美聯社

王必胜打脸陈建仁 只要董事会通过

沖天的火焰當場炸死了大批村民,儘管火勢5小時內就被撲滅,卻至少造成了117人死亡;事發10日後,仍有數十人下落不明——其中也包括只剩一個學期就能畢業的何塞。

他是我最乖的孫子,他只是想幫家裡多掙個幾披索,誰知道…我們怎麼會知道…。

她悲傷的奶奶卡門,向墨西哥《環球報》哭喊着說。

「特拉威利潘漏油事件」至今已成爲墨西哥公安史上,死傷最爲慘重的國家級悲劇。但在各種親人哭喊、嘲笑愚民、與憤怒究責的背後,特拉威利潘火光所照出的駭人光景,卻是墨西哥那無法無天、年利潤超過30億美金的「盜油經濟」。

NBA》詹皇手感冷仅拿12分 赛后拒访

在各種親人哭喊、嘲笑愚民、與憤怒究責的背後,特拉威利潘火光所照出的駭人光景,卻是墨西哥那無法無天、年利潤超過30億美金的「盜油經濟」。 圖/法新社

▌墨西哥爲什麼要偷油?一段關於「競爭力」的故事

儘管在北美三雄中,墨西哥的石化資源並不比美國、加拿大來得豐富。但與世界其他各國相比,墨西哥每天220萬桶的石油產量,排名世界第12;已知石油蘊藏量,排名世界第19。就資源含量而言,甚至比北歐石油大國挪威還更得天獨厚,照理來說就算無法爆富、合理的開發也應自給足夠。

從1994年美加墨簽署《北美自由貿易協定》(NAFTA)之後,來自美國的工業投資,帶動了墨西哥本地的能源需求;高速擴張的美資汽車工業,亦拉擡了墨西哥的「開車文化」與交通用油量。不過當墨西哥社會吃油愈兇之際,由「墨西哥石油公司」(PEMEX)長期國營獨佔的地質探勘、原油開採、石油精煉、油品銷售…卻停滯不前,根本跟不上國內對油的渴望。

面對效能不彰、組織肥大卻又連年虧損的PEMEX,再也受不了的墨西哥政府於是決定「動刀改革」。2013年,甫上臺執政的墨西哥總統潘尼亞-聶託(Enrique Peña Nieto),帶着他的自由化競爭理念,大刀闊斧地解除了PEMEX的國營壟斷,試圖以開放私營競爭,推動產業升級。

司马中原辞世 文化部长史哲哀悼

无独有偶

然而墨西哥的自由化政策,潘尼亞-聶託卻選中一個最糟糕的時間點。

豐興管控接單 類股樂

诈领防疫险 保险员等16人缓起诉

潘尼亞-聶託(圖)的自由化政策,卻選中一個最糟糕的時間點。 圖/路透社

當潘尼亞-聶託耗盡大量政治資本,於2014年正式推動了石油改革後,供給過剩的國際原油市場,卻進入了油價暴跌的黑暗時代——本就連年虧損的PEMEX,還沒因自由化賺回第一桶金,就被迫進入撙節大幅裁員;同時來自美國的汽油產品,也挾其物美價廉的競爭優勢大舉進軍。

墨西哥的石油改革,於是步入了裡外不是人的困境:對於民生使用者,由於不再享有國營補貼,就算國際油價節節走低,國內油價卻還是「反映市場機制」地不斷上漲;對於PEMEX,自由化政策除了促成集團大幅裁員,於技術、制度、效率上的改進卻極爲有限;此外,墨西哥政府雖鬆綁了國營壟斷,但嚴重的治安與貪腐問題,仍將國際投資嚇阻在家門之外。

蓝批赖清德台独立场因职务改变 绿党团这么说

最終PEMEX的改革開放,非但沒有刺激本國石化產業的競爭力,反而更是加深對外國石油的倚賴——直到2018年潘尼亞-聶託任滿下臺爲止,墨西哥也成爲美國石油的最大出口市場,超過三分之二的墨西哥用油,都來自美國的強勢供應。

於是,犯罪集團就聞到了「錢」的味道。

美味地图口水直流!各国「必吃」它最夯 台湾这道全球排第4

墨西哥政府雖鬆綁了國營壟斷,但嚴重的治安與貪腐問題,仍將國際投資嚇阻在家門之外。圖爲墨西哥南部塔巴斯科州的PEMEX漏油事件。 圖/路透社

▌Huachicoleros:墨西哥「赤三角」的國盜物語

新高 公股银去年SWAP获利600亿 今年可望挑战450亿!

在PEMEX自由化後的第一年裡,集團就即刻裁撤了1萬3,000多名員工。許多中產階級畢生的職業技術一夜無用,各大煉油城鎮、油工家庭的生活狀態也遭遇鉅變;與此同時,自2006年開戰的「墨西哥毒品戰爭」,也正因掃毒軍事化而血流成河——毒梟與政府軍火拼。然後被逮捕消滅。接着又跑出更多更殘酷的新世代毒梟,沒完沒了地接班循環。

多 夫 小說

在過去,像是全盛時期的「錫納羅亞毒梟集團」,曾嚴令成員「不得騷擾平民、不得涉足國際販毒以外犯罪生意」(因爲和地方「共生」,對組織安全與招募都是重要的);但那些在毒品戰爭中崛起的「後起之秀」——例如:Los Zetas、「哈利斯科新世代毒梟集團」…等——卻選擇「無惡不作」,爲了擴張勢力分流財源,他們插手軍火走私、人口販運、綁架勒贖…當然,還有「盜油生意」。

在墨西哥方言中,「盜油者」被稱作「Huachicoleros」,字面意義即是「鑽孔人」。雖然這類犯罪一直存在,但真正成爲國家危機,卻是在PEMEX自由化之後——因爲汽油價格開始浮動,並因私營化、去補貼的關係而越漲越高。

在墨西哥方言中,「盜油者」被稱作「Huachicoleros」,字面意義即是「鑽孔人」。 圖/美聯社

北京冬奥面临外交抵制 两韩关系转机恐成泡影

一開始,盜油生意只是「地方黑幫」的零頭小利,與毒品走私相比根本不值一提。但在2010年前後,墨西哥毒梟卻開始了一系列的毒梟混戰——西岸的錫納羅亞集團與東岸的海灣集團火拼;海灣集團的武裝打手Los Zetas又自立爲王,和所有毒梟火拼;所有的毒梟又在「毒品戰爭」的大旗下,與政府軍火拚——各路派系彼此亂鬥成一團,各種背叛、陰謀、血腥與暴力,也迫使毒梟集團窮兵黷武,無所不用其極地榨取資金。

此外,墨西哥的石油經濟,長期以維拉克魯茲州(東海岸產油大區) -普埃布拉州/瓜納華託州(中部內陸的煉油重鎮)-墨西哥城(首都,也是最大的用油市場)的「赤三角地帶」爲主。但在2014年自由化後,中部的煉油重鎮卻因PEMEX大裁員而走入蕭條,逮住油價機會的盜油黑幫,這才趁勢吸收了成千上萬走投無路的石油家庭,共生關係自此蔓延了開來。

隨着毒品戰爭的暴力加劇,各種背叛、陰謀、血腥與暴力,也迫使毒梟集團窮兵黷武,無所不用其極地榨取資金。 圖/路透社

市警局召喚神隊友 成功阻詐48件守護3千餘萬元

偷油的無本生意,讓幫派份子得以用表定油價5~7折的黑市價格牟取暴利。而一般墨西哥的基層農民,平均日薪只有8美金;但在盜油集團內,有經驗的「鑽孔工」一個洞就可以賺到1萬美金、「接管工」一條線至少8,000美金,甚至是負責把風的小弟,每個月「站哨行情」都還有500美金——於此「榮景」之下,一條盜油管養活一個家庭,一幫「盜油者」撐起整個城市的地下收入,也就成爲墨西哥黑油市場的真實光景。

這些「贓油」起初只在地下市場流通,但隨着犯罪集團對PEMEX的滲透,盜油規模也越來越組織化——他們開始在輸油管上盜接軟管,配合煉油廠的內應「穩定吸貨」。甚至與下游業者串通「洗油」,把盜出的汽油以回扣價再賣回給通路加油站,以合法招牌掩護非法油品,進而讓貪腐隨着「贓油」滲透到社會的每一結構。

歐中關係2024觀察點 經濟安全措施、習近平訪法

竹县筹设宠物生命纪念园区? 县府:私人兴办为宜

墨西哥農民平均日薪只有8美金;但盜油集團內,有經驗的「鑽孔工」一個洞就可以賺到1萬美金。一條盜油管養活一個家庭,一幫「盜油者」撐起整個城市的地下收入,也就成爲墨西哥黑油市場的真實光景。 圖/路透社

▌與「黑油宣戰」!AMLO的震盪療法

「人不一定得吸毒,但車鐵定是要吃油的!」一名曾在煉油重鎮薩拉曼卡活動的盜油者,曾向《路透社》的記者得意地表示,「跨國販毒的高成本高風險,盜油生意的門檻可是輕鬆許多——更何況墨西哥的警察全都被『毒品戰爭』搞到沒命。汽油竊盜?他們根本無力注意。」

隨着國際油價在2016-17年回溫,墨西哥的竊油犯罪也瘋狂攀升,與2013年相比竊油犯罪事件飆漲了2,000倍;到了2018年事情變得更難收拾,根據墨國內政部的估計,在墨西哥境內的輸油管,平均每1.4公里「就有一個竊油孔洞」,

请叫我医生 小说

盜油集團的猖獗,讓墨西哥國庫每年損失至少570億披索(30億美金)!

2018年12月,墨西哥的新總統——羅培茲.歐布拉多(簡稱:AMLO)——在上任後,隨即將「盜油犯罪」列爲頭號的治安掃蕩目標。AMLO認爲,盜油犯罪不只竊取了國家收入,更腐化了墨西哥的石化競爭力,再加上竊油網路與毒梟集團的相互嵌合,因此在反毒之前「墨西哥更該對盜油犯罪採取行動!」

AMLO(圖)認爲,盜油犯罪不只竊取了國家收入,更腐化了墨西哥的石化競爭力,再加上竊油網路與毒梟集團的相互嵌合,因此在反毒之前「墨西哥更該對盜油犯罪採取行動!」 圖/法新社

台湾邦交连失 王毅3月透露台断交密码

就職總統的第一個月內,AMLO的「掃黑油計劃」旋即行動,但手段與影響之劇烈,卻讓墨西哥社會極爲震撼——AMLO的做法「簡單粗暴」,他下令軍隊直接進駐接管了PEMEX的煉油廠,並讓士兵直接押着輸油指揮中心全時監控,「只要哪條管線的管壓下降,該管全線就即刻停止輸油!」

油管停止供油後,通路加油站的汽油需求,全都得協調由國防部「重兵派送」。就和一般我們叫瓦斯一樣,只是出發的油罐車,全程都由墨西哥軍隊「武裝護送」,並全面監管着煉油廠與通路之間的油料數據,以防油料中途遭遇武裝打劫或是「不明短少」。

工商社论》政府不给力,如何推动台湾文艺复兴?

AMLO強調,透過成千上萬個油管孔洞,PEMEX每天至少「有1,000輛油罐車的油」落入黑市,但只要油管一停止供油「盜油者們就全部等死」。因此堅壁清野的斷油政策,就算「代價沈重」仍有其必要性。

大胆!救护车的「椅式担架」也敢偷 白发马尾男遭警逮

在新政府的雷厲風行下,墨西哥掃黑油「大有收穫」。根據AMLO總統的說法:截至2019年1月15日,PEMEX每日的油料竊盜損失已從「每天1,000輛油罐車」,降至了「每天27輛」;各路的主動掃蕩,不僅針對輸油管的盜油孔洞,就連「洗贓油」的加油站通路也一一被逮捕。

「播下種子 滿足需求」 世界蔬菜種原在臺灣 亞蔬–世界蔬菜中心與臺灣業者攜手互惠

PEMMEX出發的油罐車,全程都由墨西哥軍隊「武裝護送」,並全面監管着煉油廠與通路之間的油料數據,以防油料中途遭遇武裝打劫或是「不明短少」。 圖/路透社

新闻透视》卖台回力镖 民进党自陷泥淖

在掃黑油的過程中, 政府軍也破獲了極爲誇張的盜油事證——像是在墨西哥中部最大的薩拉曼卡煉油廠裡,接管進駐的軍隊就在廠區的汽油儲油槽裡,發現一條直通廠外、長達3公里的「地下竊油軟管」——這也證明了盜油集團的侵門踏戶,已經到了無法無天、無孔不入的駭人境地。

产官不同调 赖正镒:碳费让房价再贵3-5%

薩拉曼卡煉油廠內部的「盜接油管」,證實了AMLO一直以來的指控:

墨西哥的盜油犯罪,80%都與PEMEX內部的貪腐內鬼有關。

「墨西哥的盜油犯罪,80%都與PEMEX內部的貪腐內鬼有關。」圖爲PEMEX的員工,正在回收盜油集團的非法油庫。 圖/路透社

檢測油管壓力、用數據系統覈實輸油總量、甚至是強行斷油…這些手段過去PEMEX都曾用過。之中,像是2017年PEMEX的時任CEO岡薩雷茲.安納亞(José Antonio González Anaya),就曾高調地打出「大數據掃黑油」的口號。但掃蕩成效不彰不提,卸任後從政的岡薩雷茲.安納亞,後來還遭到國防部資安承包商檢舉:負責掃黑的他在PEMEX任內,竟曾爲了帳面績效而多次「刪除、編篡黑油取締的通報數據」。

美元活存搶客利率喊到5.8% 搶搭升息末班車

在部分報導裡,左翼出身的AMLO甚至私下懷疑,PEMEX的工會組織或許早被犯罪集團滲透。但算知道了「真相」,墨西哥政府又該如何掃蕩這樣的結構性貪腐?此外,就算民間輿論對於行動的支持率,始終維持在50%以上,但斷油行動所造成的後遺症,卻對墨西哥民生經濟造成了極大的衝擊,甚至在一個月後,變相成爲了「特拉威利潘悲劇」117人慘死的近因。

王世伟遇灵异 花10年打造《妖怪森林》

掩蓋「黑盒子」的秘密?烏克蘭國際航空PS-752「伊朗空難之謎」(更新擊落影片)

斷油行動所造成的後遺症,卻對墨西哥民生經濟造成了極大的衝擊,甚至在一個月後,變相成爲了「特拉威利潘悲劇」117人慘死的近因。 圖/路透社

▌117慘死的「特拉威利潘悲劇」:是起點?還是結局?

油呢?加油站里根本沒有油啊!

AMLO的斷油行動,在「帳面數據」雖然相當成功,但墨西哥的民生經濟卻成爲了「互相傷害」的犧牲品。因爲在犯罪最爲猖獗的幾個中部省份——伊達戈、普埃布拉、瓜納華託——竊油通報之所以嚴重的原因,即是當地發達的煉油工業。因此,斷油雖然有效地遏制了「即時犯罪」,但同時也讓墨西哥的石化心臟陷入癱瘓。

久坐馬桶滑手機 小心痔瘡上身

除此之外,AMLO以油罐車「武裝輸油團」來取代油管的應急輸送,雖確保了油料交送的透明性,但油罐車的運送成本卻是油管的1400%;再加上軍隊護航的時間、人力與交通成本,都讓PEMEX的經營成本瞬間暴增。

AMLO以油罐車「武裝輸油團」來取代油管的應急輸送,雖確保了油料交送的透明性,但油罐車的運送成本卻是油管的1400%。圖爲軍隊接管薩拉曼卡煉油廠後,進出的石油工人都必須接受軍方搜身檢查。 圖/路透社

政府高調的斷油掃黑,很快地激起了民間「加不到油」的恐慌心理——全國各地出現了大批的「搶加油人潮」,基層通路的儲油瞬間被高峰的恐慌需求給清空,但此時的油管已因斷油而失能、數量與效率有限的武裝油罐車隊又應接不上前線的叫貨…災難性的「汽油恐慌」,於是在墨西哥全境爆發。

2019年1月18日下午2點30分,接管PEMEX輸油管的墨西哥國防部監控小組,發現連接東部油田與中部煉油廠的「圖斯潘-圖拉輸油管」(Tuxpa-Tula),出現管壓異常的現象,經確認後發現失壓來源是在伊達戈中部的小農村「特拉威利潘」。國防部馬上通知PEMEX,但對方僅回答:抄收,會追蹤後續數字。

下午3點45分,幾名路過油管的特鎮農民,在村郊空地發現漏油點。一開始,破洞只是涓涓細流,因爲軍隊抓得嚴,所以沒人敢靠近。但不久後,漏洞越破越大,細流變成數米高的「汽油噴泉」,發現「沒人處理」村民們於是呼朋引伴,召集大家一同收油。警方事後表示,不排除破洞是「盜油者」乾的好事,被煽動來撿便宜村民們,只是掩護犯罪行爲的障眼法;但特鎮村民強調,附近的加油站已因中央政策而斷油了好一陣子,村人的汽車、農具機都沒法使用,因此大家纔會爭先恐後「多撈幾桶」,好因應不知何時纔會落幕的「打油荒」。

台南龙来台湾 撞脸12年前灯会主灯

特鎮村民強調,附近的加油站已因中央政策而斷油了好一陣子,村人的汽車、農具機都沒法使用,因此大家纔會爭先恐後「多撈幾桶」,好因應不知何時纔會落幕的「打油荒」。 圖/Twitter

癡情酷王爺:戀上替嫁小廚娘 小說

下午5點06分,國防部終於派出了陸軍配合州警前往「封鎖漏油點」;但先遣的軍警部隊不到25人,撈油的村民卻高達800人以上,儘管士兵們不斷喊着「現場會爆炸很危險」、「油氣有毒快避難」,但村們卻毫不理會,甚至要軍隊「滾蛋」——於是,先遣部隊決定撤離。

下午6點50分,強調自己「會評估狀況」的PEMEX,才終於關閉漏油油管的上游閥門。但20分鐘後,下午7點10分,在不明原因的引燃下,漏油處發生大爆炸——爆炸火舌一度竄高至7公尺,上一秒還歡快收油的上百村民們,轉瞬就被炸得灰飛煙滅。「人間煉獄」的悲慘,自此煉成。

再生醫療雙法 三點釋疑

爆炸發生的12小時內,特拉威利潘的死者就超過了75人,之後整體死傷人數更達到117死、一舉突破了墨西哥公安意外史的最慘紀錄。離譜的事件經過,不僅讓墨西哥舉國震驚;災後村民家屬用鍋碗瓢盆、甚至是徒手在灰燼中「挖掘親屬『骨灰』」的悲慘場景,也讓災後的墨西哥輿論難以面對「究責」的分裂難題。

下午6點50分,強調自己「會評估狀況」的PEMEX,才終於關閉漏油油管的上游閥門。但20分鐘後,漏油處就發生大爆炸。 圖/法新社

钟欣怡游美吃排骨饭 离谱价格曝光吓坏:台湾便宜又幸福

爆炸火舌一度竄高至7公尺,上一秒還歡快收油的上百村民們,轉瞬就被炸得灰飛煙滅。「人間煉獄」的悲慘,自此煉成。 圖/美聯社

爆炸發生的12小時內,特拉威利潘的死者就超過了75人,之後整體死傷人數更達到117死、一舉突破了墨西哥公安意外史的最慘紀錄。 圖/美聯社

災後,墨西哥社會對於「特拉威利潘」的悲劇,主要分成四個指責方向:爲什麼村民不聽勸?爲什麼軍隊不開槍?爲什麼PEMEX應變慢半拍?爲什麼AMLO還要堅持沒有盡頭的「斷油行動」?

「爲什麼軍隊不開槍?爲什麼軍隊放任民衆違反公安禁令搶油?如果軍隊有盡到責任的話,今天就不會釀成這起悲劇!」像是伊達戈州長,災後第一時間就質疑起墨西哥軍隊「逃離現場的決定」。但對此,AMLO則是公開出面力挺軍方,因爲軍方對於盜油者的強硬執法,往往會激起村民協同犯罪集團的羣起反抗,因此軍方迴避正面衝突的決定,AMLO認爲「並無不妥」。

例如2017年,潘尼亞-聶託總統任上原本也要在普埃布拉州施行「黑油戰爭」,其手段與AMLO類似,也是先斷油、再派出軍隊執法追緝。豈料在一次盜油緝捕的行動中,出勤的墨西哥軍隊卻遭到大批村民包圍攻擊,雙方激烈駁火最終造成4名軍人、6名百姓一共10人死亡,激起的民怨不僅嚴重打擊軍方士氣,羣情激憤的中部民衆更幾乎發起地方叛亂,灰頭土臉的潘尼亞-聶託於是只得狼狽放棄「掃蕩計劃」。

「爲什麼軍隊不開槍阻止村民?」因爲墨西哥軍方對於盜油者的強硬執法,往往會激起村民協同犯罪集團的羣起反抗,因此部隊迴避正面衝突的決定,AMLO認爲「並無不妥」。 圖/路透社

向诈骗宣战 侯抛3年内案件减半

對於PEMEX的應變不足,AMLO的態度則顯得曖昧。儘管PEMEX極力辯解,聲稱其近「4個半小時」不關閥門的無作爲,是以供油穩定爲重、符合應變程序的合理觀察範圍;但政府與民間內卻高度懷疑PEMEX之所以慢半拍,或許只是和盜油集團串通好、讓他們趁亂撈油的「慣性怠惰」。儘管這樣的懷疑目前仍缺少證據,但長期累積的怨懟與當前肅黑政策下掃出的種種弊病(煉油廠裡的盜接軟管),種種不信任感也讓PEMEX再度成爲官民針對的衆矢之的。

川普可能参加爱荷华州博览会 抢党内竞争者风头

在墨西哥社會中,也有不少意見認爲特拉威利潘的悲劇是「死好活該」,正常人誰會不知道油管破裂會有爆炸危險?但這些苛刻的意見,也被AMLO出面緩頰。總統強調:就算那些村民真的是因「貪小便宜而死」,他們也只是這結構性貪腐中,盜油集團剝削、利用的末端受害者——畢竟墨西哥的經濟要是能正常發展,誰會願意爲了幾桶油而搏命?——因此,爲了避免特鎮慘案重演,「繼續掃黑油」也就成爲了AMLO給死難者的承諾。

潮流新科技/科技生活化 打造金融新樣貌

但特拉威利潘之所以缺油,其短期原因,不正是AMLO的斷油政策嗎?搶在災難之後,許多墨西哥的經濟學者也開始質疑:AMLO聲稱的掃蕩戰果,其實只是盜油者們暫避風頭而已——直到117人死去之後, AMLO都還無法提出「斷油政策」究竟要到怎樣階段纔算有效——畢竟輸油管不可能永遠停擺,只要閥門再開,油管周遭就得永無止盡地繼續這場貓捉老鼠的生存遊戲。

Fed:2024会降息 时间表未定

40岁钟欣怡开深U 童颜近照曝光根本美少女

畢竟輸油管不可能永遠停擺,只要閥門再開,油管周遭就得永無止盡地繼續這場貓捉老鼠的生存遊戲。圖爲特拉威利潘悲劇後的蒐證。 圖/美聯社


Copyright © 2024 芷新資訊